当前位置:首页 > 足球资讯 > 正文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1张上图,格鲁吉亚雪橇运动员萨巴参加北京冬奥会男子单人雪橇比赛。

▼下面,12年前,萨巴哥哥去温哥华冬奥会。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2张带着哥哥的遗愿,格鲁吉亚雪橇运动员萨巴·库玛里塔·什维利站在北京冬奥会“雪游龙”的冰封赛道上。

虽然最后的排名只有第31位,但对于格鲁吉亚人来说,拥有Ku·玛丽塔·什维利姓氏的人再次站在冬奥会雪橇比赛的舞台上,是一场激动人心的胜利。

12年前,哥哥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不幸遇难。

12年前,就在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式前几个小时,21岁的格鲁吉亚雪橇运动员Nodal KuMarita Shvili在赛前最后一次训练中意外受伤身亡,成为那届冬奥会最深的遗憾。

据现场目击者称,他当时正在惠斯勒雪橇速滑中心的跑道上以90英里/小时的速度进行训练。雪橇在下落过程中突然反弹,然后撞上了轨道的侧壁。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3张据介绍,事发前,那条赛道上已经有十几名运动员发生过事故,但由于不严重,并未引起重视。

这是雪橇运动35年来第一次在赛道上遭遇死亡悲剧,震动了整个雪橇运动界。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4张德国人费利克斯·洛克(Felix Locke)在温哥华冬奥会获得男子单人雪橇金牌后,将自己的金牌融化成两块,飞到格鲁吉亚将其中一块送给Nodal的家人。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5张洛克说Nodal改变了雪橇运动。Nodal去世后,国际雪橇联合会降低了雪橇赛道的速度,强制进行赛道测试,并设定了运动员赚取世界杯积分的最低分数线。

但这些补救措施都无法弥补Nodal一家的悲痛。在格鲁吉亚奥林匹克博物馆的一楼,至今还挂着Nodal出事时的照片。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6张玛丽塔·库什维利一家是格鲁吉亚的雪橇家族。萨巴的曾祖父阿里戈在20世纪70年代初监督了格鲁吉亚第一条雪橇训练跑道的建设,随后担任这项运动的教练,被视为格鲁吉亚雪橇项目的创始人。他的父亲大卫是佐治亚州雪橇协会的负责人。

“想到Nodal就很痛苦。

但这也给了我力量。"

“愿你肩负起他的奥运梦,在心中与他的精神比拼。”这是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罗格在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式上发表的演讲,一直是萨巴职业生涯的动力。

Nodal死的时候,Saba还是个不到10岁的孩子,但是他没有被吓倒。而是坚定的选择了雪橇运动,希望完成表哥的心愿和他的梦想,站在雪橇运动的巅峰——冬奥会。

“我一点也不怕。”萨巴说:“我总是想念Nodal。回忆Nodal很痛苦,但也给了我力量。我家每个人都和雪橇有密切关系。失去Nodal后,我不希望雪橇在佐治亚州安静下来。我想让这项运动继续下去。”

“我们家每一代都至少有一个雪橇运动员。我父母从来不反对我练习滑雪橇。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他们比我更希望雪橇运动在家族中传承下去。”萨巴说。

萨巴今年21岁,这是Nodal参加温哥华冬奥会的年龄。

正准备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上追求第四枚冬奥会金牌的骆家辉,看到萨巴像Nodal一样和他并肩站在同一个赛场上,非常高兴。

“我很高兴他出现在这里。”洛克说,“萨巴来到这里需要很大的勇气。他热爱这项运动,就像他的表弟一样,看到他为家庭而战真的很棒。”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  第7张费利克斯·洛克

参加过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雪橇比赛的美国运动员克里斯蒂安·尼库姆(Christian Nikum)也对萨巴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在他看来,萨巴的北京之行是一个极好的故事——

“那是一场可怕的事故,一场意外。在生活中,这很可怕,但我们要么继续生活在恐惧中,要么从中学习,从中成长,继续前进。”

综合:报纸、参考消息网、体育画报等

来源:上海新闻广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