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BA资讯 > 正文

利佩(利佩茨克国立师范大学排名)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5月13日报道美媒称,母亲节带来了甜蜜的广告和陈词滥调的问候。也许会有鲜花,珠宝,还有别人做的早餐。然而,仪式并不总是与现实相符。

据《今日美国》网站5月10日报道,我们赞扬那些竭尽全力满足社会需求、填补角色空并从未停止为亲人做出牺牲的母亲们。但是这种为人母的方式真的值得尊重吗?

美国华盛顿大学社会学教授凯特琳·柯林斯(Caitlin Collins)说,“要成为一个理想的好妈妈,你应该把孩子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之上。要成为一名理想的美国工人,你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你可以随时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而不被任何事情分心。但问题是,有了孩子,就完全做不到了。”

近几十年来,经济、文化甚至技术的变化极大地改变了母亲的生活,增加了新的压力和需求:

利佩(利佩茨克国立师范大学排名)  第1张

●1975年,超过一半的母亲留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现在70%有孩子的家庭需要夫妻双方同时工作。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美国家庭的平均育儿成本为每年12350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82元——本网注)至13900美元。有些城市的数据甚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父亲比过去承担了更多的育儿责任,但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家庭仍然分担不平等的责任,即使夫妻双方都全职工作。

●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2016年,美国妈妈每周除了工作,还要花14个小时在育儿上。这个数字在1965年是10小时。

●社交媒体无处不在。研究表明,经常在社交媒体上与他人比较的母亲更容易感到抑郁和无能,更容易对抚养孩子持消极态度。

产假短,托儿服务不足

有专家说,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公共政策是最敌视国内家庭的。柯林斯在最新的调查中发现,在西方工业化国家,美国母亲尤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工作和家庭的矛盾最为突出。

这种矛盾在你成为母亲的那一刻就出现了。它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唯一不提供国家带薪产假的国家。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17%的美国工人可以通过雇主享受与照顾家人相关的带薪休假。

根据联邦家庭病假法案,59%的美国工人可以享受无薪假期,但许多母亲,尤其是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母亲,负担不起这样的假期。

结果,根据全国妇女和家庭合作组织的统计,近一半的美国女性只休了不到两个月的产假,其中近四分之一的女性表示会在分娩后两周内重返工作岗位。

有专家表示,生完孩子后迅速重返工作岗位很危险,不利于产后恢复,还会增加患抑郁症的风险。研究发现,抑郁的母亲更难照顾孩子,而父母的抑郁会影响孩子的学习,使孩子更容易出现行为和心理问题。

一旦女性开始全职工作,照顾孩子就成了迫切需要。它是经合组织国家中儿童保育费用最高的五个国家之一。

左翼智库美国进步研究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Research)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美国人生活在可以被称为“育儿沙漠”的社区,即“每个常规托儿所后面都有三个以上的幼儿在竞争”。

长大了,自己照顾孩子。

即使双亲家庭中的父亲参与更多的育儿工作,整个家庭投入的精力也往往较少。俗话说“举全村之力养一个孩子”,描述的情况越来越少见了。

根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2012年的统计,50岁以上的祖父母中,有44%的人与孙辈的居住距离为5小时。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在过去一年帮助子女照顾孙辈的美国祖父母中,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只是偶尔伸出援手。

35岁的安珀·艾伦·莫斯利(Amber Allen Mosley)与丈夫、5岁的儿子和1岁的女儿生活在美国洛杉矶。莫斯利告诉记者:“我在我母亲的村子里长大,那里有她的父母、兄弟姐妹等等。我母亲的家人会帮忙照顾我。如果母亲需要休息,她的父母只需要15分钟就能来,她的兄弟姐妹需要半个小时。我结婚的时候,我和我丈夫全职做生意。我们有两个精力充沛的孩子,但他们的祖父母都不住在附近,我们也没有兄弟姐妹可以帮忙。我们自己真的太忙了。”

即使是邻居也不太可能提供更多的帮助。妈妈们在门口帮忙照看邻居家孩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因为妈妈们需要工作,开车送孩子去活动,还要忙着做晚饭。如果现在看到一个孩子一个人玩,恐怕会有人向警方举报孩子的母亲。

调整科学心态,更好地迎接挑战。

做母亲是上天赐予的礼物。这份礼物会以非凡的方式改变一个女人。这些变化中的一些是受欢迎的:我们对我们的孩子感到疯狂的爱。其他的变化相对来说是不舒服的:失去了身份,失去了没有孩子负担(包括现实负担和具象负担)在世界各地游荡的自由。

美国育儿专家珍妮特·兰斯伯里(Janet lansbury)说,如果你想拒绝社会强加给你的不可能的期望,方法之一就是重新理解做母亲的意义。

“如果我们觉得必须让孩子开心,满足他们所有的愿望,控制他们的情绪波动,那么所有这些东西都不会给我们照顾自己需求的机会。所以我对父母的关注点是帮助他们把孩子当成一个整体,让他们和孩子建立现实的关系,而不是单纯的为孩子服务。”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莎莉·利佩(Sally Lippe)有两个女儿,一个17岁,一个15岁。佩里说,如果他能在孩子小的时候明白这些道理就好了。

“现在看来,我应该让孩子们自己多做些事情。他们可以自己洗衣服,自己做午饭。结果我自己也进入了忙碌模式。”裴说,女儿小的时候她做兼职,现在是全职人力资源经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