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BA资讯 > 正文

托梦中奖1800万(托梦中奖1000万)

曲仁根可能是青山镇熟人最多的。

一是他是个“老青山”(在临安区青山湖街道集镇居住多年),更重要的是,最近14年,他专心做一件事——搬坟。

14年间,他一共迁移了13000座坟墓,青山湖街道镇内及周边常住人口也不过2万多。通过迁坟,他不仅认识了集镇的所有街坊,还认识了他们世世代代的祖先。告诉我,他是镇上熟人最多的人吗?

自2001年9月省政府批准青山湖街道设立临安经济开发区以来,青山湖街道告别了农耕经济,走向了城市化。

从临安经开区到青山湖科技城;从杭氧、杭叉等一大批杭资企业的落户,到46家研究所的落户;从越秀星辉城的崛起,到杭州电气信息工程学院的落地;从杭徽高速,科技大道,狮山公园,城际铁路...青山湖街道17年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街道干部征地拆迁的不懈努力。正是他们的接力和努力,才带来了这座临安融航桥头堡的重生。

在青山湖街道搬迁干部的“集体照”中,有一个人很特别,值得“特写”。这个人就是曲仁根。

曲仁根比较特殊,他是专门做私房拆迁的,做了14年。14年来,他的同事们要么轮岗,要么升职,但只有他一个人坚守岗位,愿意做一个搬坟的“专家”,直到街上都知道他的车,说他的车是殡仪馆的车。就算退休了,也要被街道重新录用,重回“江湖”。

杭盖

都说拆迁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更何况是屈仁根拆迁被很多人视为后人荫庇的先人住所。难怪见到记者时,老曲开玩笑说自己“这些年干的缺德事都干了。”

屈早年是青山镇的一名农业技术员,在镇农业站干了14年。整天走在田间地头指导村民种粮食和蔬菜。14年后,十里八村很多人都认识他了。正是这14年积累的人脉,为他最后14年的“盗墓生涯”奠定了重要基础。

托梦中奖1800万(托梦中奖1000万)  第1张

老曲14年“生涯”中的名作,也是他的“处女作”。

2004年,杭徽高速临安段修建,青山湖出口附近需要搬迁7座坟墓。街道成立了两个迁坟小组,其中相邻的6个坟交给老曲迁坟,不远处的另一个坟由另一组负责。

为迁坟动员不容易。且不说市场上沿袭多年的风水情结,就当时的迁坟政策而言,家属迁一个坟不仅没钱“赚”,还要贴很多钱。当时每个窑洞墓的搬迁费是600元,迁墓要付钱给人。然而,搬迁到墓地的“安置费”是1800元。家属搬的每个窑洞墓都是1200元,动员难度可想而知。

半个月后,曲仁根的六座坟墓被一一“拿下”。而另一组负责的坟墓,却攻不下,成了“钉子户”。

领导一问,才知道不是六个墓园的家属特别“通融”,而是老曲工作好。

曲坦言,“在农科站干了这些年,六坟的家属大多都认识。”大家看到老宋上门动员搬坟,都不好意思说“不”。“老宋你说话了,我们不搬也得搬,可是钱太少了。”

老屈偷偷摸摸让领导给每个窑洞墓200元的搬迁费,自己叫了个小工。六个坟的搬迁费给他打包,每个窑洞墓的搬迁费给100元,多出来的100元给了他家。这样家属也增加了安置费,苦力也觉得利润可观。更重要的是,迁坟的进度也得到了保证。“如果让村民出面找苦力,干几百块钱的活,人家不一定愿意干,也等不起。当我邀请某人时,我会主动出击。”

陶略

街道领导见老曲“技术过硬”,当场拍板。另一座坟也交给了老曲后续处理。

老屈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在上门之前,他先打听了“钉子户”的情况,对方的祖先是谁,从哪里来,怎么死的等等。“打听了一下,原来对方是种粮大户。我在农科站的时候也帮过他。他的祖上和我是一个村的……”在收集了大量外围线索后,老曲找上门来“结婚”。

寒暄了几句,老曲就把话题引到了:“前两天,你家老祖宗给我做了个梦,说最近他家坟头周围有挖掘机在挖,很不安宁。要不要有一天把老人的坟搬到墓地去?”

其实对方早就听出了老歌的弦外之音。看到老宋如此用心良苦,他实在无法拒绝他的脸。让他家做几个菜,开两瓶酒,对老曲说:“喝了这瓶酒,我明天就搬家。”

第二天,老曲起了个大早,买了些纸钱,准备和对方一起上山迁坟。结果因为街上的事情,错过了约定的时间。“他哥哥生气了,打了我一拳。”屈不但没有还手,还一个劲儿地道歉。"农村地区的人们很迷信,认为错过时间是不吉利的。"之后,老曲多次上门做他哥的工作,他道歉,还陪他吃饭。"最后,他选择了另一个吉日,并移动了坟墓."

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一举成名。街道领导说:从现在开始,由老曲负责迁坟。

没多久,老屈又接到一份工作,是江洋村的一座山,因公路建设被征用,需要搬一座坟。一对有四个孩子的老夫妇被埋在坟墓里。“你要搬这个坟,必须同时和四个兄弟姐妹一起干。”连续几天,老曲每天骑着摩托车去上班。好不容易说服了四兄妹,在迁坟那天差点功亏一篑。

“那天,我们答应一早破土动工。我们还没有上山。他们最小的女儿是第一个到达墓地的人,她在墓地里看到了两条蛇。又不是爸爸妈妈显灵了,死活不让我们拆。”眼见僵局,老宋看出了端倪,来借一头驴下山:“要不我们把它拆了吧?”很明显,你父母出来迎接我们了。他们肯定不想以后住在高速公路边上。多吵啊...“好说歹说,他们终于搬了坟。

曹寿

14年来,共迁移坟墓1.3万座,平均每年近百座。老屈除了靠策略,更多的是关心和以情服人。

2005年,杭资企业不得不搬迁大木山上的十几座坟墓,入驻坎头村。两个星期后,其余的坟墓都找到了家属,签了合同,但有一个坟墓的家属找不到了。经过多方打听,老曲得知墓主人的晚辈在津南街道一家工厂做门卫。曲骑着摩托车,一边问着问题,一边找到了老人的工厂。摘下头盔,老曲已经是满头大汗。老人很感动,买了一根冰棍招待老曲。他以为老曲是在街上坐车来的,不知道他开的是自己的摩托车,第二天就和老曲一起去上坟了。

14年来,老曲坚持迁坟原则。那些无碑无主的墓地,墓中的尸骨和随葬品分开运出,迁移到墓地过渡,长期无人认领的集中安葬。凡是墓主人有明确标识的地方,即使年事已高,晚辈住得远,也要千里“寻亲”,找到后代,通知他们迁墓。

两年前,在连胜村狮子山修建狮子山公园时,遭遇盗墓,家属“失联”。曲去了村干部和民政局,前后打听了十天。最后,他在金华找到了家人。我家里人是老干部,识大体。得知老曲找了他十天,我很难过。虽然“我对补偿政策不是那么满意,但是买墓地还是花了钱的。”但这位老干部还是如约从金华赶到临安签字。老人当场交了安置费,“省得老人为了这600块钱来回奔波。”

还有一些老坟找过村干部和民政局,但是从家属那里找不到任何线索,老曲不会轻言放弃。在临安和余杭交界处的泉口村,老曲就遇到了这样一座老坟。几个星期以来,所有的线索都找遍了,但家属们都找不到。最后,老屈想到了墓地附近的村民。“得是年纪大的,年纪小的不一定知道。”果然,那天在墓地附近的村口,他看到了一群老人。经询问,只有一位老人知道这个墓。“这个坟很老了,他们的曾孙都80多岁了。两年前,他们来到清明。每次来都是来我家借扫帚。最近两年,他们没来。”老人边说边从抽屉里找出一张泛黄的纸,上面是墓地家属多年前留下的电话号码。看到老歌的时候还是六位数。屈想尽办法,四处打了几个电话,终于找到了这位老一辈。

退休

我们使用更多的汽车,打更多的电话来移动坟墓。早些年街道给的补贴很有限,老曲也从来不管。

“以前手机面板没有现在有用。我出门经常带三个面板。有时,在一天结束时,所有三个面板都完成了。”街上车辆有限,老曲出门很少用公交车。他经常骑着自己的摩托车进村上山。而街头车贴就是每个月8块钱的自行车贴。

后来老曲“枪换鸟”买了一辆国产车。街道领导见老曲早出晚归,经常用私家车作公用,就多收了一张专用车贴。几年后不知道什么是“好日子”,又变了。

虽然福利没了,大众生活,老歌依旧不打折。这辆车成了老屈新的扫墓工具。

“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忌讳的家人。他们明明有车,也不愿意运送亲人的尸骨。有些人,不愿意动他们的坟,生气了,撒在我身上,还让我把骨头运到墓地。只要对方愿意迁坟,我不会太在意。“所以一开始有些无知的人以为老曲的车是殡仪馆的车。

2015年,年满60岁的老曲到了退休的年龄。在家才几天,街上又喊他出来。“这几年科技城重大项目接踵而至,集镇都要进行环境整治。街道领导三思,我还要做迁坟的工作。”

采访的时候,老曲刚刚搬走科技大道边上的50多座坟,还来不及喘口气,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迁坟点。“今年要迁200座坟,任务不轻啊!”

搬了14年的坟,老曲养成了一个习惯——谁走在路上,不管认识不认识,都要主动点头微笑相视,就算不熟也要装作熟人。“因为有一天,我将不得不处理他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