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杯资讯 > 正文

中西麻耶(中西麻耶)

通常,人们对叙事技巧推理小说的评价呈现两个层次的分布。

情侣们爱不释手,仿佛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讨厌它的人就这么讨厌它。有的人看完书就想撕,有的人想抓住作者痛打一顿。

如果说阅读一般的推理小说是在迷雾中寻求真理,那么叙事技巧推理小说就是蒙着眼睛在迷雾中行走,往往一不小心就落入作者为读者设下的陷阱。

叙事技巧是作者对读者的挑战。

与常见的推理小说不同,叙事技巧推理作家在真相面前设置了一个又一个路障,无意让读者发现真相。

叙事技巧推理的发展史

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罗杰之谜》(Mystery of Roger)是关于性权谋和神秘小说的鼻祖,也是著名侦探女王的代表作。

罗杰疑案一出,就引起了读者和评论界的热烈讨论。阿加莎的写作颠覆了推理界对推理小说的既定认知。直到现在,罗杰疑案仍然是一部有争议的作品。

罗杰之谜

从此欧美文坛再无叙事类的杰出作品,叙事招数和推理小说在文坛沉寂了很久。

明治维新后,欧美推理小说被译介到日本,出乎意料地受到大众的欢迎。推理小说在日本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一步步发展起来。

很多出版社都有专门的星探挖掘潜在的推理新人,清谈社的推理小说编辑大致有100多人。

日本还有五大推理奖,分别是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随机步奖、谷川小川哲也奖、梅菲斯特奖和本推理小说大奖。这些奖项起到了发现新人、鼓励创作的作用,使得推理小说越来越繁荣。

日本文坛出现了多种推理作品,并逐渐产生了两种方向不同的流派——本案推理和社会推理。从此,叙事技巧推理小说的春天在日本到来并被发扬光大。

推理界涌现出大量层次不一、良莠不齐的诡辩作品,其中杰出的代表就是被誉为“原著的魔力”的那一部。楚孟称赞他是“迄今为止第一个叙事技巧大师,没有之一”。

剪刀手

作者最喜欢的是叙果·乌塔诺的《当樱桃树发芽时,想你》和雅行·叙努的《剪刀手》。不幸的是,雅行·肖努先生在这位作家创作高峰期英年早逝,世人再也看不到他的新作了,因此他感叹。

作者精选了一些诡辩推理的优秀作品,全部翻译成中文,整理成册,供大家阅读。如有遗漏,请补充。

书单如下,可以自己用: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罗杰疑案》

原一,寂静的教室,不同人的房子,失踪,堕落三部曲系列。

Syougo Utano的《樱花含苞待放的时候,想你》《春天,夏天,然后是冬天》

雅行·肖努的剪刀人

我的太阳伍兹丸“杀人之病”

乾胡桃的《告别爱情》与《成人之爱》

明吉子的圣母像

向日葵不开的道尾秀介之夏

东野圭吾的恶意

绫辻行人的“叩叩吊桥坠”,博物馆系列

北山梦邦爱丽丝镜城谋杀案

西泽康彦的《神的逻辑,人的魔法》

麻耶雄嵩乌鸦

城市尤仁的蓝玫瑰不会睡,水母不会冻

坂口的彩虹牙刷

中西明治的消失

一般来说,影视叙事很难有技巧,因为其中的奥秘就藏在写作手法中。

有些作品只要拍主角就会毁了,导演功力不够,很容易改编崩了。所以大部分叙事权谋作品的流行只停留在小说受众中,不为大众所知。

成人之爱

乾胡桃的《成人礼》被搬上大银幕,是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不想学习的朋友可以试试这部电影,结局挺颠覆的。

叙事技巧的使用

叙事权术不是作者用谎言欺骗作者,而是他用有限的信息给出真相,用叙事手法欺骗读者。

这种手法就像电影《出鞘的剑》中,面对躺着呕吐的护士女孩玛塔,被写了一辈子推理小说的老人哈兰·斯隆教给了她:

——说出一部分真相,绕过真相的核心,制造一个“甜甜圈中间的洞”。

普通的推理小说是行凶者/杀人犯用来欺骗侦探的伎俩。

叙事权谋推理小说是作者在写作手法上使用魔法,或故意误导或隐瞒各种信息进行欺骗,使读者在不知不觉中陷入阅读误区。

作者本身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叙述者,利用信息不对称和思维定势,让读者以为自己掌握了事实,其实离真相越来越远。

为了不被推理小说迷打脸,这里就不剧透单本推理小说的招数了。一个不相关的推理案例,拿电影《木二郎菊花之夏》来说明最简单的叙事手法。

《木二郎之夏》的主人公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也是一个邋遢的大叔。从头到尾都是导演刻意的镜头引导。观众误以为电影讲述的是男孩天真无邪的童年经历,得出男孩的夏天等于木二郎的夏天的结论。

直到最后一刻,小男孩才抬起头问叔叔,你叫什么名字?这一刻,观众才意识到,他的叔叔其实是菊次郎。

导演故意隐瞒他们的姓名、信息和误导,这是叙事伎俩的常用手法之一。

多少人被结尾的小反转震撼了,于是影片的主题升华到了更高的层次,也给观众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这就是恰当运用叙事技巧的妙处。

叙事招数通常有以下几招,下面简单拆解一下。如何看出其中的猫腻并加以分解,取决于这本书:

时间骗局:如果作者故意模糊事件发生的时间,请检查时间线是否有跳跃。

地点:事发地点有疑问。请检查空是否是同一个位置。

人物欺骗:如果是第一人称,叙述者“我”是谁,中间有没有变化,从头到尾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第三人,有没有可能同名同姓?

性别骗局:性别刻板印象不可取。女生一定要擅长跳舞和化妆吗?冷静的大力士一定是男生吗?

年龄骗局:人物每次出场的年龄都一样吗?人物年龄多大,少年还是几十岁?

名字骗局:都叫小明的人不一定是同一个小明;小明的名字,即使人性化,也不一定是人。可能是猫,狗,花,植物。

人物关系:我和文中人物的关系是真实的还是名义上的?如果表面上有血缘关系,有可能收养吗?

身份造假:作为叙述者,我是否有一个模糊的立场和动机,或者某种倾向?

数字造假:是否存在被忽略的透明数字,两个人是否实际上是同一个人。

除非作者特别说明,我们通常假设小说中的时间、人物、地点是连续的,认为事件发生在同一空时间,叙述者是同一个人。

但叙事诡计小说却不是这样,不讲道理,不拘泥于通常小说的设定,不遵循诺克斯的“推理十诫”。

像一场无形的心理战,作者抓住并利用读者先入为主的既定常识,在不经意间对人物、时间、地点等进行巧妙的改变。在叙述过程中,从而欺骗了读者。

读者和作者之间的竞赛。

从语言结构来看,一个句子可以分为表层结构和深层结构。深层结构指的是句子的意思,表层结构指的是句子的措辞。“我喜欢小明”和“小明被我喜欢”是不同的表层结构,但深层结构是一样的。

写作时,作者从深层结构即构思的情节入手,营造独特的表层结构;阅读的顺序是思想,即通过先了解句子的表层结构,再得到句子的深层结构,也就是作者想表达的真实内容。

叙事的诀窍是通过构建模棱两可的表层结构来混淆内在深层结构。

一个人的内心可以和他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一部叙事诡计小说的表面写法可以和它内在隐含的道理完全相反。

柯南·道尔说,“一旦你排除了不可能,哪怕是不可能,剩下的就是真相(一旦你排除了不可能,剩下的无论是什么,无论多么不可能,都一定是真相)。”

叙事推理小说是对读者逻辑的挑战,也是对读者脑力的自我挑战,旨在排除一切不可能,看透作者苦心设置的迷局。

人们天生对八卦充满好奇,喜欢新奇的事物,而神秘的推理小说又充满悬念,读者有强烈的一探究竟的欲望。

好奇心

叙述性诡计和推理的阅读过程就像一场愉快的头脑风暴。最后一刻揭示的真相,往往会颠覆一路建立的常识,给人带来强烈的冲击和阅读快感。大脑会迅速分泌让人感到幸福的多巴胺,这种刺激简直比初恋还甜。

知道窍门后,再看一遍,会有和第一遍完全不同的感觉,不禁感叹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中西麻耶(中西麻耶)  第1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