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竞资讯 > 正文

保定容大集团(保定容大集团董事长)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四川融达黄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达黄金”)更新了招股书,继续向深圳主板发力。

黄蓉黄金是一家国有企业。公司因设立过程中存在瑕疵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后补缴国有资产6250.82万元。作为一家以黄金开采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荣达黄金也面临着开采成本增加等问题。

根据图片,荣达黄金和官网

建立过程是有缺陷的。

上缴国有资产6000多万元。

招股书显示,四川荣达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矿业集团”)直接持有荣达黄金36.54%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四川省地质矿产局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荣达黄金成功上市,将成为四川省国资系统首家金矿上市公司。

荣达黄金前身为木里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里荣达”)。2006年公司成立时,国有矿业集团和四川省地质矿产资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矿业公司”)与三家企业合作。

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龙集团)、北京金阳矿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金阳)、紫金矿业集团南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南方,前身为紫金投资)。

矿业集团先出资60万设立木里容大,将梭罗沟金矿探矿权、采矿权和瓦金沟金矿探矿权注入木里容大,再将木里容大36%股权转让给汉龙集团,12%股权转让给紫金南方,10%股权转让给北京金阳,15%股权转让给矿业公司。

汉龙集团、紫金南方、北京金阳合计向木里融达投资9,94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上述资本公积由全体股东按比例转增股本,实现合作。

但此次合作未能按照国资监管流程履行相关程序,存在瑕疵。

矿业集团曾委托四川何山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其采矿权进行评估。经评估,截至2006年4月30日,梭罗沟和瓦金沟探矿权评估值为人民币5.25亿元,国有资产在此次合作中有所流失。

2018年12月,矿业集团要求相关方补足交易差额,其中汉龙集团应补偿3879.82万元,紫金南方应补偿1293.27万元,北京金阳应补偿1077.73万元,共计6250.82万元。

最终,紫金南方、北京金阳、汉龙集团均支付了上述补偿价格。

与紫金矿业关系密切

收入取决于前五大客户

保定容大集团(保定容大集团董事长)  第1张

招股书显示,荣达黄金与上市公司紫金矿业(601899。SH;;02899.HK)非常接近。对于荣大黄金来说,紫金矿业不仅是同行业的可比公司,还是股东和大客户。

金荣的创始人、持有公司10.44%股份的股东紫金南方是紫金矿业的全资子公司。

报告期内,本公司前五大客户贵州紫金矿业有限公司、洛阳银辉、洛宁紫金黄金冶炼有限公司均为紫金矿业的直接或间接控股企业。2018年至2020年,贵州紫金矿业有限公司还通过第三方贵州金洲能源矿业有限公司向公司购买金精矿。

招股书中还披露,报告期内,融达黄金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52亿元、4亿元、4.58亿元和3.69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00.00%、100.00%、91.78%和91.94%。

金荣的相关销售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1亿元、1.26亿元和1805.51万元,分别占当期销售收入的36.35%、45.19%、25.30%和4.50%。本次交易的关联方为贵州紫金矿业有限公司、洛阳银辉、洛宁紫金黄金冶炼有限公司和贵州金州能源矿业有限公司

不难看出,荣达的黄金客户高度集中,关联交易占比高,使得其对紫金矿业产生依赖。

利润波动

采矿成本逐年增加。

黄蓉黄金主要从事金矿的开采和销售,其主要产品为金精矿和合金金。本次IPO拟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拟募集资金5.4亿元。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和2021年1-9月(报告期),荣达黄金营收分别为3.52亿元、3.85亿元、4.60亿元和3.7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3亿元、1.17亿元、1.63亿元和1.16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8092.3万元、2.08亿元、2.51亿元和1.46亿元。

可以看出,荣达黄金业绩呈上升趋势,但净利润波动较大,营收规模小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荣达黄金利润的稳定还体现在毛利率上。虽然荣达黄金的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平均值,但呈现下降趋势。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7.70%、52.30%、56.55%、50.58%;2018年至2020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同类可比产品毛利率分别为29.14%、34.45%、37.60%。

大金的业务和产品都比较单一,主要是依托单个矿山梭罗沟金矿生产金精矿。因此,梭罗沟金矿的开采和黄金价格都会影响公司的毛利。

根据四川省冶金设计研究院编制的《四川荣达黄金有限公司2021-2025年生产计划》,荣达黄金2021-2022年以露天开采为主,2023 -2024年露天和地下开采并举。2025年,矿井实现全地下化。

报告期内,公司主要资本支出分别为2,814.65万元、6,698.62万元、1.56亿元和2.44亿元,主要用于梭罗沟金矿地下开采项目建设。

另一方面,随着露天开采的不断进行,采矿平台的标高逐渐降低,开采同样数量的矿体需要剥离更多的废石,这将相应增加采矿难度和成本。2018年至2020年,荣达黄金直接开采成本分别为3141.36万元、4888.27万元和6415.82万元,呈上升趋势。未来公司由露天转为地下开采后,地下开采井筒和巷道的使用将导致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增加,开采成本可能进一步上升。

如果融达黄金没有更多增加营收的计划,营收规模几乎不会有大的提升,毛利率优势也会逐渐消失。红星资本局将继续关注金荣能否如期进入资本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姚宇陶越洋

编辑任志江

(下载红星新闻,举报有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