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足球资讯 > 正文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尚未平息。6月初,非洲刚果(金)卫生部确认该国西北部爆发新一轮埃博拉疫情,这被列为该国自1976年以来的第11次埃博拉疫情,使得非洲本已薄弱的防疫体系压力陡增。#面对流行病改变的世界#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第1张

扫图中二维码,可看新京报“疫见·世界观——海外大咖访谈录”专题。扫描图中二维码,可以看到新京报“疫情与世界观——海外大咖访谈”专题。

美国非小说作家、《血液流行病:埃博拉的故事》(以下简称《血液流行病》)一书的作者理查德·普雷斯顿(Richard Preston)早就预测到了这一点——埃博拉疫情不是偶然事件,而是某种模式的一部分,是新病毒跳出生态系统后的冲击波,这种冲击波还会再次出现。

“文明和病毒之间只有一次飞行。”普雷斯顿在《血液流行病》中总结道,他曾深入埃博拉爆发的地方,探究这种致命的生物安全4级病毒的起源。虽然《血染》是一部非虚构作品,但阅读体验比恐怖小说要好。

《血疫》大获成功,长期登上畅销榜,这也让普雷斯顿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疾控中心防疫斗士奖的非医生。《血染》还被改编成了美剧。

近日,普雷斯顿关于埃博拉疫情的第二部非虚构作品《血伤:埃博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简称血伤)中文版出版。在这本书里,普雷斯顿延续了他的写作风格——细致的调查和细致的描写,带给读者强烈的在场体验。除此之外,他还探讨了埃博拉病毒的未来,增加了对人类与自然关系的思考,对人类未来的担忧。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第2张

《血伤:埃博拉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理查德·普雷斯顿著,姚湘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5月。

他问,如果一种新病毒传播到北美或任何一个大洲的数百万人,医院有能力处理这么多病人并照顾他们吗?美国有足够的床位和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来应对疫情吗?书中的预言似乎在当下应验了。

至此,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人数已超过200万,死亡人数超过11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批评特朗普政府的防疫措施是“绝对的灾难”。

普雷斯顿曾为美国敲响“警钟”。他会如何看待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为什么新病毒总是层出不穷?为了防止未来出现新的病毒,人类应该如何应对大自然?为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普雷斯顿。

病毒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

新京报: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你关于埃博拉的非虚构作品《血痕》碰巧在中国出版。在你的书中,你预测世界没有为严重的疫情流感和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做好准备。这一切似乎都实现了。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数十万人死亡。5月24日,《纽约时报》用整个头版刊登了美国死者的信息。如何看待预言的应验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的影响?

普雷斯顿:事实上,我在1994年的《血液流行病》中预言,世界将面临一场疫情。在我的新书《血之伤口》中,我也有同样的预测。

与埃博拉疫情类似,新冠肺炎疫情不是一个特殊事件,而是某种模式的一部分。事实上,许多人类完全不知道的新病毒正在从地球生态系统中出现,并感染人类。这些病毒包括艾滋病、伊波拉病毒、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以及许多其他我们不太了解的病毒,如尼帕病毒和亨德拉病毒。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第3张

《血液流行病:埃博拉的故事》,理查德·普雷斯顿著,姚湘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6年3月。

这些新疾病的爆发频率比以前高得多,传播速度也比以前的病毒快得多。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觉得有以下几个原因可以解释。

首先,由于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地球的生态系统已经变得脆弱。人类与野生动物打交道越来越频繁,而野生动物往往是很多可以感染人类的病毒的宿主。

其次,我们还要考虑聚集因素:这个星球上有76亿人,其中很多人都拥挤在超级城市——2000多万人的城市。这座超级城市为病毒的传播提供了绝佳的场所。

第三,我们应该考虑流动性因素:人们通过便利的交通在世界各地流动。例如,如果一种病毒从泰国洞穴中的蝙蝠传播给人类,它可能在24小时内到达北京、纽约或开罗。如果一个城市被病毒“攻陷”,那么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可能被“攻陷”,因为城市之间有很多航班相连。

作为人类,一般来说,我们希望我们能控制自然。其实我们根本无法控制自然。现在的人类还是很脆弱的。

新京报:您在《血液流行》中提到,新传染病出现的重要原因是人类破坏环境,尤其是热带生物圈,这似乎是地球对人类的免疫反应。人类的扩张和蔓延很可能给生物圈带来大规模灭绝。你认为人类应该如何对待自然?怎样才能防范来自大自然的病毒?

普雷斯顿:新病毒,如伊波拉病毒和新冠肺炎病毒,可以被视为“自然报复”。对我来说,地球就像开启了对抗人类的免疫系统。在自然界中,如果一个物种的数量变得很大并且过多,病毒就会经常爆发,从而减少该物种的数量和规模。这是某种物种数量的自然控制机制。

人类如何防范大自然的控制机制?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首先,政府必须在公共卫生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尊重医生的建议。

其次,世界各国政府不得不加大对新疾病的监控力度——这样可以尽早发现新病毒的爆发,并在这些新病毒扩散之前阻止其扩散。

再者,政府必须对所谓的“研究平台”(即制药行业和研究机构)进行更多投资,以便当新病毒出现时,这些机构能够迅速研究和生产新的疫苗和抗病毒药物。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第4张

理查德·普雷斯顿,美国非虚构类作家,《纽约客》撰稿人,普林斯顿大学英语博士,师从著名非虚构类作家约翰·麦克菲。代表作有《血疫》《血伤》。

特朗普的防疫措施混乱无力。

新京报: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你认为美国的防疫措施做得怎么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批评特朗普,称他的防疫措施是“绝对的灾难”。如何看待特朗普在防疫方面的表现?

普雷斯顿:我同意奥巴马。在应对疫情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防疫管理措施非常薄弱和混乱,领导不力。美国总统川普将这个疫情视为干扰他连任的政治问题。对人类来说,病毒不是政治问题,而是自然灾害。新冠肺炎是一种自然力。我们应该害怕它,就像我们害怕台风或海啸一样。不敬畏自然的人,终将被自然的力量所毁灭。

新京报:在血伤中,你提到了阻断传染病传播的“古法”,这其实是一种必要的隔离措施。你以为打赢埃博拉战争的不是现代医学,而是隔离。人类为了自救,必须克制自己的人性、情感和本能。你甚至想象一下,如果纽约这样的城市被强制执行“古法”。然而,美国民众对隔离措施的看法颇有分歧。有人支持家园封锁,也有很多人抵制,甚至在州议会大厦前抗议。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普雷斯顿:6月8日,科学杂志《自然》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预防措施的效果》的文章。据一组研究人员估计,美国的家庭封锁有效减少了6000万新冠肺炎感染者,而中国的封锁有效减少了2.85亿感染者。封锁措施是有效的。它可以帮助一个国家尽快恢复经济。

许多美国人拒绝封锁措施和众议院命令,他们也拒绝戴口罩。这主要是由于他们的特点:他们相信这种病毒不会伤害他们。我们都是人,却有人相信这些“假象”。美国总统特朗普相信“幻觉”,而不是真相。

新京报:一些美国人认为检疫措施已经严重阻碍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许多人失业,许多企业陷入困境。你如何看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克服经济困难的最好方法是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本身。需要这三个条件:检测并确认感染者,隔离感染者以及疫苗的研发和量产。事实上,最困难的部分是制造足够的疫苗来保护数亿人。

种族主义和指责外国人就像“尿裤子”

新京报:有人说,疫情让弱势群体和贫困人口的处境更加糟糕,也深刻揭示了人类社会的不平等。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在这场疫情中,人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那些弱势群体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居民?

普莱斯顿:显然,新兴病毒,如伊波拉病毒和新冠肺炎病毒,将对国家安全产生严重影响。这些新型病毒不仅破坏中美两国的国家安全,也破坏任何国家的安全。病毒不在乎宿主是穷人、富人还是任何国籍的人。对于病毒来说,我们都是一堆肉——病毒可以自我复制和生存的家园。

因此,对于中国和许多发达国家来说,帮助贫困国家加强公共卫生和医疗保障体系建设,也有利于保护自身安全。只有这样,才能增加地球上每个人的安全。为了更好地保护本国公民,发达国家应该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享受到良好的医疗服务和完备的医疗设施。当今,公共卫生是世界各国的国家安全重点之一。富国必须帮助穷国发展医疗卫生事业。

普雷斯顿(普雷斯顿加维)  第5张

《血疫》电视剧海报

新京报:疫情也暴露了种族主义,新冠肺炎疫情也损害了很多国家的国际关系。有人认为,面对恐慌,人们迫切需要寻找替罪羊。如何看待疫情引发的种族歧视?

普雷斯顿:将瘟疫归咎于外国人似乎很自然。在英语中,有一种说法是“这一定是某人的错”(这一定是某人的错& # 39;是谁的错.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当某一场灾难或坏事发生时,人们往往需要找一个替罪羊。种族主义是一个简单的借口,让人们在害怕和恐惧的时候感到舒服。这个时候的种族主义,指责外国人,其实就像人尿裤子一样。短时间内,尿裤子会让你感觉很好,但很快,你会觉得冷,不舒服,还会造成尴尬。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群体免疫”?

普雷斯顿:大规模免疫确实可以阻止病毒的传播。然而,为了使我们对新冠肺炎免疫,许多人会死去,这将造成巨大的损失。所以只能通过疫苗实现群体免疫。

新京报:你认为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们能从中吸取什么教训?世界会因此变得或多或少地联系在一起吗?

普雷斯顿:我不知道历史最终会如何演变。现在,与其做预测,不如说我的希望。我希望人们更好地相互理解:世界上只有一种人,那就是人类。发生在人类身上的问题,也必须由人类来解决。

□采写/新京报记者徐跃东

许巍实习生张晓宇校对言和。

0